中国创新药物临床试验PI沙龙直击产业痛点,聊聊研究者/PI的资格要求

知梧 119 2022-07-21

本文转载自网络公开信息

4月30日,由南京市江北新区管理委员会、中国生物医药产业链创新与转化联盟、南京市生物医药产业链专班主办的“加快推动南京药物临床试验闭门会”及“中国创新药物临床试验PI沙龙(第一期)”在南京市江北新区圆满绽放。本次大会以新药的临床价值为出发点,特邀具有国际多中心临床药物试验经验的各领域顶级专家以及主要研究者、南京部分重点医院院长、省市代表性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机构及伦理负责人、临床医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机构与创新型药企代表,共同促进生命健康领域医研企协同创新发展,探索提升南京承担创新药多中心临床药物试验的能力水平。

在上午的闭门会上,专家们一致认为,针对生物医药产业新药临床试验的卡脖子问题,我们更需要科学与体系的融合、医药跨界融合;构建创新与风险相适应的研究体系,找准特色、形成高峰,达成更多共识、形成更多合作与共建、获得更多的共享与共赢。

中国创新药物临床试验PI沙龙直击产业痛点,聊聊研究者/PI的资格要求

在各级相关部门领导及有影响力的社会团体省科技期刊学会、省医师协会、省医学会、省药学会、省药理学会、省毒理学会的见证下,相关医疗机构领导、专家提出五点倡议:一是推动研究型病房建设,二是省市协同区域一体,三是数据共享共建,四是伦理组长单位认同建设,五是创新协同。

在下午的沙龙上,江北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陈潺嵋说,新医药与生命健康产业是南京“八大产业链”主攻方向之一,江北新区高起点规划布局“两城一中心”主导产业,“芯片之城”、“基因之城”、“新金融中心”三大产业互通互融,比如新金融的资本赋能产业,撬动了集成电路、生命健康产业的发展。新区汇集国际创新资源,打造更好的产业生态,完善产业链上下游,以激励创新的政策、支持人才的服务,打通创新和产业的重要关口,抢占产业制高点,目标构建世界级的医护康养住全景式健康服务体系和医教研药械一体化科技支撑体系。

此次大会聚焦新药临床试验,探讨提升我国临床药物试验的国际竞争力的可行路径。与会专家学者畅所欲言,思想碰撞,将有效促进医药创新生态系统构建,加速创新药物高质量发展,打开新药临床试验新局面。会上,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肿瘤医学部主任、亚洲肿瘤联盟主席、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前任理事长、CSCO基金会理事长李进,东部战区总医院秦淮医疗区主任医师、CSCO副理事长、全国政协委员秦书逵,俄罗斯工程院外籍院士、昆翎医药联合创始人、首席战略官张丹以及中国药学会药物临床评价专委会主委、南方医院GCP机构办主任许重远受聘为“南京市药物临床试验专家顾问”。


◇聊聊研究者/PI的资格要求

“研究者”新版GCP第十一条(二)定义:“实施临床试验并对临床试验质量及受试者权益和安全负责的试验现场的负责人”。如果是一个团队,有多个临床医生和其他研究人员参与,可以指定一个“主要研究者”即PI。

药物临床试验中的“研究者”,按新版GCP第十一条(二)的定义,是指“实施临床试验并对临床试验质量及受试者权益和安全负责的试验现场的负责人”。如果是一个团队,有多个临床医生和其他研究人员参与,可以指定一个“主要研究者”即PI。在我国,承担药物临床试验的机构多是大型医院,往往是一个团队,都有一个PI。

关于PI的资格,新版GCP第十六条“研究者和临床试验机构应当具备的资格和要求包括:(一)具有在临床试验机构的执业资格;具备临床试验所需的专业知识、培训经历和能力”。

“执业资格”很明确,入组患者的临床试验,PI应为临床医生,并具有在承担临床试验机构的行医资格。如果试验对象均为健康受试者,如BE试验,PI可以是药学专家,但研究团队中,应有临床医生负责试验相关的临床诊治工作,这在GCP第十八条(一)有规定“研究者为临床医生或者授权临床医生需要承担所有与临床试验有关的医学决策责任”。

“专业知识”主要关联PI的专业水平与资历,《药物临床试验机构管理规定》第五条(四)中要求,“主要研究者应当具有高级职称”。一般来说,具有副高职称以上的专业人士,应该具备丰富的专业知识和相关工作经验。实际在临床上,也存在一些年轻的副高职称的医生,学历高但临床经验不多,实验技术好但临床试验经验欠缺。对于这些PI,提出3个临床试验的经验要求,是非常有必要的。

“培训经历”一般指药物临床试验相关的法规、伦理、临床试验技术和质量管理等方面的培训。

“能力”则是综合以上的,有履行临床试验PI职责的能力。

在新版GCP第三十七条(一)中,专门提到研究者应有临床试验的经验。关于“临床试验经验”,笔者记得多年前在一次监管部门召开的讨论会上,有人反映一些新PI从未做过临床试验,药物临床试验竟成了PI初次练手的项目,致使实施质量不理想,因此经大家讨论认为,有必要对PI的临床试验经验提出要求。在2017年10月两办《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中,要求“临床试验主要研究者应具有高级职称,参加过3个以上临床试验”;2019年的《药物临床试验机构管理规定》中规定“参加过3个以上药物临床试验”。但如何获得3个药物临床试验经验,成为实行备案制以后,困扰新机构新专业的老大难问题。

由于新机构没有资格承接上市前的新药临床试验,PI欲获得3个药物临床试验经验的机会很少:一是参与用于再注册的IV期临床试验,但这种项目不多,覆盖面小,僧多粥少;二是派人去老机构进修,又可能遇到不少困难,如找不到接受进修的机构,进修生难以被授权等;三是引进有3个药物临床试验经验的副高以上专家,这也是小概率事件;四是研究生期间参加过药物临床试验。但新毕业者还未到副高职称,有副高职称的毕业时间已久,相关证明资料往往缺失。再说,现在的临床研究生,实质性参加药物临床试验的不多,要么尚无行医资格,要么泡在实验室。

实行备案制以来,许多热情高涨的新机构新专业,包括老专业增加新PI,均被卡在了“3个临床试验经验”的门槛上。原以为备案了,可以增加或鼓励更多的专业及临床医生参与临床试验,现在却一筹莫展。

为贯彻“两办”精神,“为促进药品医疗器械产业结构调整和技术创新,提高产业竞争力,满足公众临床需要”,笔者认为,对于有组织或实质性参与3个任何规范(如获得医疗机构立项和伦理委员会审查同意等)的RCT的临床医生,应视为GCP中“临床试验的经验”。让有一定临床试验经验的临床医生参与到药物临床试验中来,释放研究潜能,增加新生力量;也以此鼓励临床医生积极参与IIT,IIT与IST相互促进,最终提高各类临床试验的质量,推动临床医学的健康发展。

当然,新的PI在开展药物临床试验前,应接受规范的培训,试验中切实遵守GCP、SOP和试验方案;申办者“应当建立临床试验的质量管理体系”,派出有经验的监查员和稽查员,加强质量管理;组长/组长单位也应给予必要的指导和帮助。


上一篇:一文看懂药品注册受理号和药品批准文号,最新药品注册管理办法
下一篇:君实生物投融资负责人俞文冰:投资者更青睐管线上的First in class(君实生物 投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